專題
桃子醬       2021-05-01    第586期

“反卷”,從拒絕隨波逐流開始

不想“卷”,那就不“卷”好了——別人都在玩這個叫“內卷”的游戲,你可以選擇不玩,或者退出。

0 1

聽說,幼兒園都已經開始內卷了。

其實何止是幼兒園?如果把內卷理解為一定要贏、“不要輸在起跑線上”,那它早在受精卵形成之際已然發生——不,甚至在受精卵著床之前,就已經開始“卷”了:在香港,有些家長為了讓孩子進入名校,在備孕期就精心籌劃,務必讓孩子在特定月份出生(香港有些幼兒園只收1月出生的寶寶)。

你確定你要這樣的人生?

如果可以選,有人寧愿自己沒有出生,也不想要從出生前“卷”到死后的一生。

倒也不必這么“喪”,其實,不想“卷”,那就不“卷”好了——別人都在玩這個叫“內卷”的游戲,你可以選擇不玩,或者退出。只要你保留了說“不”的權利,那你就邁出了“反卷”的第一步。



從沒上過班,也沒拿過工資,又有什么不可以?

“我這輩子都沒找過正職的工作,一向身在自由業界,沒人要看你的學歷。不過,上班族拿的年終獎金那東西,我有時候還蠻羨慕的?!?/span>

這是曾經和村上春樹組建“東京魷魚俱樂部”的日本媒體人都筑響一的自白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都筑響一在東京結識了很多年紀比他小一輪的年輕朋友。他們收入微薄,住在通常四疊半或六疊(一疊約1.62平方米,四疊半和六疊分別為約7.29平方米、9.72平方米)的出租屋里,生活狀況不外乎“每周打工兩天,剩下五天在攝影棚練習”“稍微接點模特兒工作,其余時間畫畫”之類,是世俗眼光中的“失敗者”。

但都筑響一覺得,就某個角度而言,這些年輕人的生活是非?!敖∪钡??!笆杖霙]多少,但不會去做真心討厭的事情,以此為生存之道。與其勉強住租金較高的房子,搭滿員的電車去通勤,還不如搬進租金不會造成負擔的狹窄房間,不管去玩或去工作都靠徒步或自行車解決。家里沒有書房也沒有餐廳,但附近就有圖書館或喜歡的書店、朋友開的咖啡廳或酒吧,把街上當作房間的延伸就行了?!倍贾懸辉凇度ν饩庉嫛芬粫袑懙?。

他開始一家家去走訪這些年輕人的蝸居,文字采訪、拍攝一手包辦。1993年,走訪了近100個年輕人的家之后,都筑響一將采訪文字和圖片結集出版,命名為《東京風格》(Tokyo Style)。當時正流行諸如“巴黎風格”“邁阿密風格”的時髦家居設計圖集,都筑響一認為,并不是住大房子、配豪華家具才是所謂“風格”,實際上,擁有豪宅的人屬于少數派,住小房子的普通人才是多數派?!盀槭裁次覀兎堑靡蟮姆孔?、買那么貴的沙發?為什么在家里吃飯要配精致的器皿和酒杯?我們就屬于多數派,為什么一定要學少數派?”

都筑響一認為,這種對“例外型風格”的追逐和美化,跟媒體的報道傾向不無關系。時尚雜志中的樣板家居,布置得就像偶像劇,甚至有雜志宣揚“不住這種房間,女孩子就不會來玩哦”,讓讀者誤以為那才是自己該有的生活?!稏|京風格》的出版,起到了“祛魅”的作用。住在小城市或鄉下的讀者紛紛反饋,“東京原來是這樣的地方啊”,而不是想象中的“這種生活我過不起”。

從沒上過班,也沒拿過工資(主要收入為稿費和版稅),數十年來一直當自由編輯兼撰稿人,都筑響一用自己的經歷告訴我們,完全不“卷”的人生是什么樣的。他鏡頭下那些身居陋室,不從事全職工作,但日子過得很開心的東京年輕人,對于今天的我們來說仍然具有參考意義,那就是:不拘泥于工業時代的“工作契約”,把自己從流水線上的“工具人”變為自由的個體;更注重精神需求,而非滿足物欲。

領英(LinkedIn)2017年年初發布的《中國自由職業者報告》顯示,中國有近3000萬名自由職業者,包括網紅主播、美妝博主、自由撰稿人等。該報告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:在美國,50%的自由職業者年齡超過50歲;而在中國,14%的自由職業者工作經驗少于兩年,僅有4%的自由職業者擁有超過10年工作經驗。這說明,中國年輕人更勇于脫離朝九晚五的工作機制。

同年年底,BOSS直聘平臺針對18歲至35歲職場人群所做的調查報告《2017年,年輕人都去哪兒了》也印證了這一點:有78.2%的年輕人愿意選擇自由職業。

自由撰稿人龐樂天在《福布斯》雜志撰文,幫助年輕人解答“繼續上班,還是選擇自由職業”這個困惑。她有5年自由職業經驗,她的心得是:想成為自由職業者的人必須有足夠強烈的愿望,才足以支持后續的一切??梢允亲非笞杂晒ぷ鞯膹娏以竿?,也可以是厭惡上班的強烈愿望,“不管哪種,動力是一切的源頭”。

VCG111291159741.jpg

你們“卷”去吧,開心就好

北京幾名大一學生開設的“摸魚學導論”“內卷學導論”課程,相繼引發輿論關注。為此,新浪微博開辟了這樣一個話題:“年輕人如何反內卷?”

微博網友@江浙滬王阿姨 感慨,現在的年輕人確實壓力大,房價高,機會越來越少,自己如果才能不夠突出,在大城市立足異常艱難,“年輕人該怎么辦呢”?一位大姐如此回答:“不來不就行了嗎?大城市房價高,你不買不就行了嗎?你不買就和你沒關系啊?!?/span>

@江浙滬王阿姨 由此認為,內卷最好的破局方式就是“我不玩了,行不行?”:“得了我認了,我就是買不起一線房產了怎么滴?我就待不下去了怎么滴?我就是回個小城市老婆孩子熱炕頭了,怎么滴吧?我臉皮就是厚了怎么滴?你們卷去吧,開心就好?!?/span>

有人則引用《相約星期二》里那位老教授臨終前留下的人生感悟:

“他們生活得太匆忙了,他們沒有找到生活的意義所在,所以在忙著尋找,他們得到了新的車子、新的房子、新的工作。但過后他們發現這些東西同樣是空的,于是又重新奔忙起來。

“我們的文化在教一些錯誤的東西。你應該建立自己的小文化,我并不是讓你去忽略這個社會的每一條準則,比方說我不會光著身子去外面轉悠,我也不會去闖紅燈。在這類小事情上,我能遵紀守法。但在大問題上——如何思想,如何評判——你必須自己選擇,你不能讓一個人或者任何一個社會來替你做決定?!?/span>

“建立自己的小文化”這一點值得借鑒。因為,造成內卷的原因之一,就在于日益趨同的價值觀和評價體系。大家都相信一定要贏在起跑線上、不成功就不配為人、沒有房子車子孩子就是loser(還記得楊麗萍被抨擊“一個女人最大的失敗是沒有一個兒女”么),在這種價值觀的塑造下,一個人成了社會期望他或她成為的樣子,而不是自己想成為的樣子。

如果每個人都能構建自己的小文化——包括個性、愛好、特長、技能、個人品牌,等等,整個社會的文化生態就會變得豐富多彩,人生的選擇也將更多樣化,大家不必非奔著成功這條單行道而去。也就是說,你有“卷”的自由,我有不“卷”的自由,各適其適罷了。

VCG31N1142487657.jpg

1個人收藏
廣告
新周爆款
HOT NEWS
廣告
五月丁香六月激情综合色